扎克伯格国会反思,中国的个人数据保护法还远吗?

本文首发自新京报公众号“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

为期两天的听证会结束了,但这并不代表个人数据安全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未来不管监管如何出台,扎克伯格要面对的将是还远未结束的“轰炸”。


全文2867字,阅读约需6分钟


当地时间2018年4月11日,美国华盛顿,马克·扎克伯格出席美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听证会。 图/视觉中国


众议员:你认为你们在经营一个保护民主的平台时应当承担道义吗?


扎克伯格:应该。


众议员:你们的个人数据包括被破坏的加州用户的数据吗?


扎克伯格:包括。


众议员:为保护用户隐私,你们是否愿意改变商业模式?”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4月12日扎克伯格在第二次听证会上与众议员的部分对话,也是扎克伯克此次应对危机的缩影——遇到问题先态度诚恳地承认错误,道歉,表示会承担责任加强监管,而在具体的实质性问题上则迂回避开。


连续两场,每场历时5小时,44位众议员连环出击,面对车轮式的问题轰炸,偶尔陷入尴尬的扎克伯克依然努力保持微笑,但Facebook关于垄断、隐私泄露、内容审核等问题的已引起关注。“由此透出的立法倾向和规划对美国乃至世界互联网企业都是重要的。”同济大学研究员刘旭表示。


2分钟看扎克伯格国会犀利对峙:3年前就知晓剑桥公司行径却保持沉默?



━━━━━

众议员诘难,扎克伯格迂回


听证会上的扎克伯格腰背笔挺,表情严肃,偶尔露出礼貌性的微笑。


在公众关注的Facebook是否会起诉Kogan或者剑桥分析公司问题上,扎克伯格的回答小心翼翼而留有余地。他表示,公司正在考虑这一可能。另外,他提到,在不同设备间对用户进行追踪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一方面也是为了广告业务。


在议员罗比-卢什控诉Facebook侵犯和干扰他们的隐私权时,扎克伯格的回答则理直气壮:“在Facebook平台上,你们能够控制你们的信息,你们共享的内容是你们自己放在上面的。没有其它的监控行为来阻止你们选择不这样做。”


对于议员提到的即便用户离开平台,Facebook也在收集信息,扎克伯格则表示,美国人每天平均使用8款应用来和朋友沟通,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是Facebook家的。也就是说,他认为Facebook不是主动收集用户信息,而是美国人民根本离不开Facebook的产品。


扎克伯格再赴美国会作证 图/视觉中国


这位众议员依旧不依不饶,“你认为你运作平台有道德标准吗?你们是否就剑桥分析事件通知了用户?”扎克伯格回答道:我们将对所有能够获取数据的应用进行审查。众议员又问:“为保护用户隐私,你们是否愿意改变商业模式?”扎克伯格终于无奈投降,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自己也是信息泄漏的受害者。


此外,扎克伯格承认收集未注册用户信息,也表示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不是媒体公司,但他们会对上面的内容负责。对于通俄门事件,他也表示会努力防止同类型事件再次发生。


当然,听证会上也有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尴尬问题,暴露了政治圈与科技互联网圈巨大的隔阂。


例如,一名议员问:“如果用户不用支付你提供的服务的话,你如何维持你的公司经营?”


扎克伯格说,“参议员,我们卖广告。”


“哦,是这样啊。”


更奇葩的是,还有议员在一段极长的阐述之后提问到:其他科技公司也会定向投放广告吗?扎克伯格回答:当然。一位众议员称照片被人偷盗去注册了假账号勒索他人,另一位众议员表示,他的丈母娘跟他说了一位过世的亲人,然后他的Facebook上就出现了这个人的信息。对此扎克伯格无奈回复:你说的只是巧合。


扎克伯格向国会作证,被记者层层包围“压力山大”。 图/视觉中国



━━━━━

划清了平台对个人数据保护的责任边界


无论如何,33岁的扎克伯格有备而来,“舌战群儒”。


Facebook的股价在今日大涨。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巍认为,扎克伯格对开放平台的回应非常精彩。一直以来,各国对开放平台的监管是没有的,比如,用户使用一个平台,而平台把他的信息卖给其他平台应该怎么处理没有明确的规定。


据朱巍介绍,中国有过一起这样的案子,就是新浪曾起诉脉脉非法抓取新浪用户信息,法院判决脉脉不正当竞争赔偿新浪200万元,当时法官提出来的解决方式是授权加二次授权。扎克伯格此次明确表示网络平台不应该逃避责任,他的表态划清了平台对个人数据保护的责任边界问题。


同时扎克伯格也提到了免费提供服务的代价就是要有广告,早前Facebook COO在讲话中也提到不想看广告就要付费。但在朱巍看来,公司可以用数据来换取便利,前提条件是要获取用户授权且符合法律。



对于这场听证会,刘旭认为,美国议会有着监督美国政府、司法审判的权限,所以需要通过自己组织的听证会来了解案情,以便更好地监督政府和法院履职。但美国议会的听证会本身不是调查和裁判程序,所以不能直接解决Facebook可能面临的问题,但可能会为议会推动相关立法服务。


不过他认为,作为美国人民的代表,议员通过质询,可以让公众和媒体更好地了解案情的发展,也可以让Facebook有正式的辩解机会。这样的形式对公众和Facebook本身都是有益的。


“我觉得美国这次听证会上的绝大多数议员都是爱护扎克伯格这样的年轻创业者的,但很显然,他们也都意识到了,如果市场竞争格局不改变,那么更多的政府管制是必不可少的,否则不仅是微观上个体的用户利益受到损害,国家的运行秩序和安全都会受到威胁。”刘旭表示。



━━━━━

“2018年中国有可能出台个人数据保护法”


专家解读”数据门“国会质询:脸书何去何从?对中国互联网有何启发?


朱巍认为,此次听证会会影响到美国、欧盟,但最大的影响可能是中国的立法。


很多人批判美国的数据保护是以自由为基础的,认为欧盟更先进。欧盟2016年通过了个人数据保护条例,2018年要开始实行。据朱巍介绍,早在1995年欧盟修订了个人数据保护指令,但指令是不用遵守的,只要立法符合指令就行,现在改成了条例,欧盟的成员国都要遵守。


此次Facebook信息泄露就包括了270万欧洲公民的数据,欧盟已经立案,表示议会将于4月12日决定如何应对Facebook事件。


除此之外,朱巍看来,此次事件影响最大的是中国,“这个事情发生,正好赶上中国网络安全法实施近一周年,2018年很有可能出台个人数据保护法。”而且他认为,中国出台个人数据保护法的时候,可能会对数据的控制权和扎克伯格提到的开放平台的数据的使用界限做出考量。


朱巍之所以得出一个结论是参照了2016年苹果公司大战美国FBI(联邦调查局)事件。


当时FBI想要破解一部犯罪分子所用iPhone手机的密码,但苹果方面拒绝向政府提供技术支持。尽管FBI表示这项要求仅针对嫌犯使用的那部iPhone(因为该手机内可能存有恐怖组织在美国的联系方法),而苹果公司仍以保护隐私为由不予协助。


当时正赶上《中国网络安全法》制定,于是加了一条网络服务提供者有义务对国家安全和公安机关侦查犯罪的时候提供相关协助。由此看来,美国的一个事件不是单纯的事件,中国在立法时也会作参考。



反观中国近期的内容监管,今日头条等公司几天之内下架多个频道,“大数据杀熟”、算法等给大众带来的困扰也逐步显露。朱巍表示,很多企业一直在拿自律做幌子,但其实他们并没有做到自律,到事情曝光出来才认为有问题。


在他看来,“如果个人数据保护不写到法律里而仅靠企业自律的话,用户是没有权利的,这件事上,并不是政府管得越少越好,当然也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要在关键问题上划清楚。”


为期两天的听证会结束了,但这并不代表个人数据安全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未来不管监管如何出台,扎克伯格要面对的将是还远未结束的“轰炸”。


新京报记者 唐亚华  编辑 刘素宏


值班编辑 楠楠


推荐阅读:

北京市积分落户申报4月16日起正式启动!你最想了解的都在这张图里

河南商丘拆迁现场城管与公安起冲突!双方多人受伤

暴雪预警!北京30年来首次四月飞雪

本文首发自新京报公众号“寻找中国创客”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